Dragon
WMWM  2022-03-11 18:00 佛学网 隐藏边栏 |   抢沙发  13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导语: 我是一个刚皈依的佛弟子。2016 年 5 月皈依佛门后,还没有好好的进入佛门学习。2017 年 6 月到深圳女儿家看孩子,有一天,我就那样的毫无征兆悄无声息的倒下去了……晕倒后被家人马上被送到了医院,诊断是脑出血。难道“我就这样死去吗?”......

“我就这样死去吗?”

此时的我像是从冰冷黑暗的深海中浮起,抑或是走过长长梦靥的隧道,眼前的光明如此的晃眼,以致半天分不清亮光中晃动的人影。原来坐在我旁边的是老伴,而站着咧嘴笑的是女儿。而我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我大脑一片空白,记忆薄好像被清洗过,除了皱皱巴巴的窘迫,实在也回忆不起来什么,自己焦急的寻找一遍,除了无奈和恐慌,却有一种旋律回响起来,很清晰: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,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……

于是我极度惶恐的心终于安静下来。圣号顽强不屈地循环重复着,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我苍白的记忆。我想,这大概是大家经常说的“濒死体验”吧

而老伴和女儿也在不断的续接着我那断片的故事:

我家住山东,本是来在深圳女儿家看孩子来着,有一天,我就那样的毫无征兆悄无声息的倒下去了……晕倒后被家人马上被送到了医院,诊断是脑出血,已经做完了手术,手术也非常顺利。老伴知道消息从山东飞了过来了……

老伴和女儿继续地帮忙把我断接的历史残片缀在一起:

我是一个刚皈依的佛弟子。2016 年 5 月皈依佛门后,还没有好好的进入佛门学习,2017 年 6 月就到深圳帮女儿看孩子了。山东的师姐们帮我联系到了深圳的同门师兄姐,鼓励我不要放弃学习。

到深圳后,我积极接触女儿的邻居们,想接引他们学佛。女儿女婿也支持我,开车带着我和邻居到深圳的坛城去闻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。后来因为距离太远,深圳的师姐就又介绍我到离我家近一点的师兄师姐家里的佛堂闻法。大家原来并不相识,通过学佛走到一起,大家相互关爱,关心我的精进修学,关心我的身体健康!

醒来后的我,以前的事情都通通记不起来了,奇异的是一句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”圣号,清晰而响亮。

同病房同院里的病号,跟我一样的病情的,不是半痴呆状态,就是胳膊腿不灵便,走路不稳,生活不能自理……。生命变得残破脆弱,不堪一击。

我脑海里蹦出“人生无常”“如梦亦如幻”这样的词句。我真的很害怕我自己也向我的病友一样落下残疾,不能自理,来拖累老伴和女儿。值得庆幸的是,我的记忆被手术刀切去,但我的思维还能继续进行: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。这句佛号像一束光明照亮着我暗淡坍塌的前程。

这句记忆薄中硕果仅存的佛号,让我坚定的以为,佛菩萨时刻在加持着我,才让我重新活过来了,并且大难化小。

我庆幸自己走进了佛门,坚信佛菩萨是不会不管我的。只要我相信,好好去学,总有一天我会好起来的,因为我还有许多事情去做,我还要接引更多的人走入佛门,闻听如来正法。有了这个信念,我就在心里默念唯一还记的圣号:

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……

就这样,奇迹发生了,我竟慢慢的恢复起来了。20 天左右的时候,医生通知:我可以出院了。

医生说这是他们从业以来,也是在他们医院多年以来没有的先例,从来没有看到像我这样恢复的那么好,自己行走自如没有残疾现象。尤其是返回山东老家以后,我还能骑电动车出去闻法打球了,以前求的法也记起来了,又回归到了美好的大家庭中,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恩。

经过了一场生死的洗礼,在“濒死体验”后,我彻底明白了生死无常。现在再听佛陀师父说《无常》法音时,真是是透入骨髓的感应。佛陀师父的苦口婆心,那慈悲的甘露点点滴滴都是救命的良药。

同修们啊,在病魔面前,我们只能随因受果,任凭亲人如何焦急都是无可奈何的,但身体健康时,我们却天天浑浑噩噩的浪费着光阴,虚耗着生命,很快无常的勾命索就要把我们锁住,此生就再无希望了。抓紧时间好好修行吧,不要辜负佛陀在世的伟大机遇,百千万劫难遭遇的机遇呀。

好好听闻佛陀法音,好好修行,好好修法,好好珍惜我们所有的福报。了生脱死就在今生!

文/国艳口述、索朗吉醒笔录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
WM给WM打赏
×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
  • 2
  • 5
  • 10
  • 20
  • 50
2
支付
  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佛学网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WM
WM 关注:0    粉丝:0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写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 链接 私密 签到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