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agon
FXFX  2022-01-06 12:00 佛学网 隐藏边栏 |   抢沙发  4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导语: 母亲在她人生最后的三个月里,皈依三宝入了佛门,安排了按佛教方式来办后事的决定,大义凛然严词拒绝我的陪伴保全了我出家人的本分,母亲的往生也带来了正面影响,让参与的人都感叹学佛真好,同时使家人对佛教有了一番新的认识。

我是一个出家人,不可以打妄语,打妄语就违背佛陀的原则教诫,造成犯戒而堕落了。

我的老母亲 93 岁了,自己在家念佛三十多年,直到 2021 年 7 月 19 日才在寺院皈依三宝,是我亲自给母亲举行的皈依仪式。当传授五戒时,我问:「能持否?」母亲以洪亮的声音,铿锵有力地回答:「能持!」让我非常的感动和欣慰。

母亲没有什么病,仅仅是腿脚不灵了,今年七月份开始坐轮椅,八月份她老人家就在饮食上自我调整,尽量不吃油、盐,儿女们都不理解,哥哥甚至还很生气,跟母亲发火。

9 月 23 号那天,哥哥和小妹都在身边的时候,老人家突然说:「我有个心愿,希望你们能答应。」

母亲显然在安排后事了,她喊着哥哥的名字,说:「到时候如果疫情没有问题了,形势允许的情况下,我想请寺院帮我念佛、开法会,你同意吗?」

哥哥反问:「你是共产党员吗?」

母亲说:「共产党员也学佛,周恩来总理就是皈依了虚云老和尚,老和尚活了 120 岁,毛泽东主席当年想皈依还没皈依成呢,我就这个心愿,你同意不同意?」

小妹和妹夫都说同意,也劝哥哥同意,要让母亲高兴,哥哥便不再反对了。当时,妹妹有录视频,我看到老母亲神采飞扬地说:「谢谢你们支持我!」她的声音十分响亮,我知道其实在征求儿女意见的同时,她的内心早就已决定要这样做了!

进入十月份,母亲就不愿意吃饭了,哥哥和妹妹们轮流值班照顾母亲,他们认为我也应该尽孝,去换班陪在母亲身边,当然我也想多陪陪她老人家。

10 月 2 号,我备好了用品,想接哥哥的班陪护,想不到却被老人家一顿呵斥:「我不能用你,出家人要守住本分,你来照顾我是不务正业,你若为大家好,便是为我好,看好寺院,守住岗位,做你该做的事。出家人应该过家门而不入才对,回去要在佛前忏悔!」

被老人家一顿教训,我流泪而返,内心深深地敬佩老人家如此的深明大义,虽然我出家时她曾极力反对,但现在她是为寺院和佛事着想,不顾其他孩子的不满,支持我的工作,我既感恩又深感惭愧,自己修行很差,辜负了老母亲的良苦用心。一路上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愧疚之情久久萦绕心头,不能像常人那样尽孝的内疚使我心痛,我多么想仰天大喊:「母亲,请原谅我!」

我虽然回到寺院忙于事务,但隔二、三天还是要回去看望母亲。看到母亲的状况,我心里有数,所以提前买好了寿衣,并给母亲讲临终要领,让母亲坚持默念佛号。我的这些举动,被家人们所不理解,哥哥吼我,家族群里的妹妹们谩骂、讥讽我,我知道他们没有学佛,所以我心中不起波澜;看着那些骂我是神婆、搞封建迷信、说我咒母亲死、骂我祸害家人、逃避责任、不孝顺等等语言,我没有半点瞋恨。

最后,等他们发泄完了,我心平气和的告诉他们:「我们要客观地面对生、老、病、死,这是人生的必然规律,我不会暗示老人家去死,更不会咒她老人家。根据多次助念送老人的经验来看,老人家就像熬尽了油的灯一样,确实是快走了,这是早晚都要面对的事实,不是回避不谈就能避免的,也不是开始做准备就能咒死的。理性的处理,胜过到时候的手忙脚乱。我知道你们都非常辛苦,也很想去替换一下,无奈老人家不用我。老人家也有个心愿,念佛念了三十多年,希望百年之后能用佛教的方式送她。在这件事情上,我们要尊重老人家。我们都是她的儿女,没有人想害她,只是表达孝顺的方式不同。佛教博大精深,不是封建迷信,等以后你们有机缘了解后就会明白,我希望在这件事情上大家能互相体谅,共同维护老人家。」

我跟他们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发表了我的意见以后,风波平息了。

10 月 11 日,母亲呼吸困难,小妹按常理叫了 120 送到医院抢救。在住院期间,母亲多次拒绝吃饭、吃药,只喝水,我提醒她要念佛,她点点头。15 日,母亲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。

医院不让我们在病房按佛教的仪式助念,医院也没有太平间,按照规定,一当断气就必须离开医院。当殡仪馆的车子来时,我的心如刀绞,泪流满面,因为我知道在这个时候,正是人体四大分解的时候,人死后最好八个小时内不要触碰挪动身体,四大离散的那种痛苦如生龟脱壳一般,是无法忍受的,也是无法用语言能表达的,但当下残酷的现实就是如此。

我对母亲不停地说:「妈妈! 您要忍住啊,您是修行人,千万不要生瞋恨心,到殡仪馆只有六公里,您坚持到那里,我们就立即给您助念,您要一心念佛啊!」

我感到心痛,心在滴血,眼泪流个不停,车子一路前行,希望母亲能在颠簸的车上一心念佛,减轻四大分解的痛苦。到了殡仪馆,我看到母亲张着嘴不再念佛了,一切似乎都静止了,我忍住悲伤,对母亲说:「妈妈,把嘴闭上吧,我们开始为您老人家助念了。」

在一切安排就绪的助念厅里,工作人员要求插冰棺电源,我坚决不让用冰棺,哥哥认为尸体会坏的,我坚定地告诉他:「请放心,一定没有问题的!」

第一个晚上由寺院的出家师为母亲助念,第二天、第三天从各地来了五十多位佛友,师兄、师姐们轮流换班义务助念了 63 个小时,夜间风寒露重,参加助念的佛友们非常辛苦,无法正常休息,他们的无私奉献精神深深感动了家人。第三天助念结束,母亲双唇紧闭,面色安详,全身柔软,哥哥妹妹们无话可说,殡仪馆的领导和工人都感到非常神奇,大家都被这眼前的事实所感动,纷纷留下微信,一一表述以后会到寺院去礼佛。

母亲的丧事从简,家里也没有办丧宴,朋友们给我转来的钱全部用来为母亲举行放生,还有外地的一些师兄、师姐们也都在当地放生,以此功德回向给母亲。母亲在她人生最后的三个月里,皈依三宝入了佛门,安排了按佛教方式来办后事的决定,大义凛然严词拒绝我的陪伴保全了我出家人的本分,母亲的往生也带来了正面影响,让参与的人都感叹学佛真好,同时使家人对佛教有了一番新的认识。

特撰文纪实,以怀念已故世的母亲!

惭愧佛弟子 释圆悟   口述

萨依旺姆 撰文

2021.11.15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
FX给FX打赏
×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
  • 2
  • 5
  • 10
  • 20
  • 50
2
支付
  

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FX
FX 关注:0    粉丝:0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写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 链接 私密 签到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